免費論壇 繁體 | 簡體
Sclub交友聊天~加入聊天室當版主
分享
返回列表 发帖

百家讲坛《蒙曼说唐》长恨歌之盛世危情(六)宰相斗法

张九龄曾经是唐玄宗非常欣赏的一个有才情的宰相,然而好景不长,唐玄宗发现,张九龄这个人很固执,并且不通人情,所以就慢慢地疏远了张九龄。唐玄宗的这种心理变化,让一个人看到了可乘之机,此人就是另外一个宰相李林甫。李林甫由于没有文采,经常被张九龄挖苦。这些都让李林甫记在了心里。现在,唐玄宗和张九龄的关系出现了裂痕,李林甫认为收拾张九龄的机会到了,那么李林甫会怎么做呢?

本来张九龄的矫情和固执已经让玄宗大伤脑筋,再加上还都事件和牛仙客事件中,他一点都不给皇帝留面子,更是惹怒了唐玄宗,唐玄宗对张九龄的恶感越来越强烈了,相反,对善解人意的李林甫印象却越来越好。那么面对这种尴尬的状况,张九龄会不会有所收敛呢?他有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呢?

在几件事情上,张九龄看到了李林甫的厉害,他终于低下头颅向李林甫表示妥协。而事实上,李林甫盯着张九龄的首席宰相之位已经很久了,他怎么会轻易放过张九龄呢?再说了,张九龄也好,张九龄的朋友也好,并没有真地吸取教训,还是那么才子气十足。很快,李林甫又抓住了他们的把柄,向张九龄打出了一记重拳,这是什么事情呢?

在扳倒张九龄的过程中,李林甫始终处在暗处,从来不和张九龄发生正面冲突,但处处都能攻其要害,开元时期最后一个贤相张九龄就这样被贬出朝廷。张九龄才高八斗,最终却败在一个白字先生的手下,这多少有些让人不解。那么在蒙曼老师看来,李林甫为什么能扳倒张九龄呢?是什么帮了他的忙呢?

中央民族大学蒙曼副教授将带您走近大唐玄宗时代。敬请关注系列节目《长恨歌》之《盛世危情》第六集《宰相斗法》。
分享到: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

有你支持更精彩 点击表情自动回复:

楼主这帖子太美,太漂亮了,顶,献花一朵.......!
看到楼主的这个帖子,我明白一定要低调.......!
哇,楼主你真是太给力了,这样的帖子都能找得到,佩服!
问候七喜乐园的朋友们,报个到并祝朋友们安康如意,永远开开心心!
楼主辛苦了,这帖子我很喜欢,找了很久,拿去收藏了,谢谢朋友啦!
这帖子真的让人感觉很舒服,我超喜欢,楼主真是太给力了!
超极囧囧的帖子,楼主你太雷了,真正把我给OUT了!
好贴
低调
给力
报到
收藏
喜欢
囧人

有你支持更精彩 点击表情自动回复:

楼主这帖子太美,太漂亮了,顶,献花一朵.......!
看到楼主的这个帖子,我明白一定要低调.......!
哇,楼主你真是太给力了,这样的帖子都能找得到,佩服!
问候七喜乐园的朋友们,报个到并祝朋友们安康如意,永远开开心心!
楼主辛苦了,这帖子我很喜欢,找了很久,拿去收藏了,谢谢朋友啦!
这帖子真的让人感觉很舒服,我超喜欢,楼主真是太给力了!
超极囧囧的帖子,楼主你太雷了,真正把我给OUT了!
好贴
低调
给力
报到
收藏
喜欢
囧人

TOP

  画外音:张九龄曾经是唐玄宗非常欣赏的一个有才情的宰相,然而好景不长,唐玄宗发现,张九龄这个人很固执,并且不通人情,所以就慢慢地疏远了张九龄。唐玄宗的这种心理变化,让一个人看到了可乘之机,此人就是另外一个宰相李林甫。李林甫由于没有文采,经常被张九龄挖苦。这些都让李林甫记在了心里。现在,唐玄宗和张九龄的关系出现了裂痕,李林甫认为收拾张九龄的机会到了,那么李林甫会怎么做呢?

  蒙曼:张九龄虽然名望很高,文彩很好,但跟唐玄宗的配合并不默契。看到他与皇帝的关系出现了问题,一贯忍气吞声的李林甫,觉得机会到了。经过一年多的冷眼旁观,此时的李林甫觉得张九龄在唐玄宗的心目中,那就是一根鸡肋,食之无味,弃之可惜。这时候如果自己在旁边再使劲推一把,唐玄宗就会把这根鸡肋扔掉。怎么使劲呢?李林甫利用了几件事。

  第一件事称为“还都事件”。就是开元24年10月份,东都洛阳宫里突然闹起了妖怪。当时唐玄宗就住在洛阳,古代人都迷信,心里也害怕,既然这里闹妖怪,那我就回长安算了。唐玄宗就把张九龄、李林甫两个宰相召来,跟张九龄先说,近期宫里老闹妖怪,我受不了了,我想回长安,你看怎么样?张九龄一听回长安,就说,陛下,你搞错了吧,现在才10月份,人们收割还没完呢。你现在大批人马回去,多妨碍收割啊。我看还是等到冬闲再说吧。唐玄宗一听,郁闷啊,你让我等到冬闲,那妖怪可没等冬闲啊,你也太没把我的生命财产当回事了吧。可是眼看着张九龄一副不容置疑的样子,唐玄宗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下去,只好宣布退朝。张九龄大遥大摆走了。而李林甫一瘸一拐就落在后边。唐玄宗当皇帝这么多年,知道宰相装瘸,是有私房话要说的。唐玄宗就把李林甫留下,说你有什么话就说吧,别装瘸了。李林甫说,洛阳与长安,我觉得就像是陛下你在东边与西边的两个家一样,陛下想回哪个家,还用挑时间吗?就算陛下你现在回去,妨碍老百姓的收割,那陛下你把老百姓的租税免了,不就补偿他了吗,这有什么不可以的。陛下你如果真的想回去,你建议你今天就与有关部门打招呼,明天就可以上路。唐玄宗一听,行啊,李林甫这想法不错啊,既照顾了我恐惧的心里,也照顾了沿途老百姓,顾此而不失彼,这不比张九龄强多吗,那就照李相分说的办吧。从此,李林甫在唐玄宗心目中的地位就有点提高了。

  第二次机会叫“牛仙客事件”牛仙客本来是西北边疆小吏出身,因为为官清廉,人又诚信,在注重实干的西北边疆,就逐级走上来了,最后走到了河西节度使。这也算是正常调动,没人有什么特殊想法。可是继任的河西节度使一上来,马上就被震撼了。人家牛仙客仓库留下来的东西太丰富了,那粮食和布帛堆得像小山似的,几年都用不完,再打开武器库,那武器都擦得闪闪发光。我们知道,边疆的节度使,跟皇帝老是狮子大开口,老是哭穷。人家牛仙客拿着同样的经费,怎么那么富裕呢?继任的河西节度使是个好人,他觉得牛仙客是个先进人物,这人的先进事迹我得上报,不能埋没。于是写了一份材料上报给唐玄宗。唐玄宗一看,也挺新鲜的,过去的节度使没这事迹,是不是真的,派人去调查调查。一调查,发现情况比写的还好。唐玄宗特别高兴,这先进事迹,不表彰哪行。怎么表彰?,因为有了上次让张守硅当宰相被驳回的教训,唐玄宗这次学乖了,这次先降低标准,他不先让牛仙客当宰相,而先让他当六部尚书。照他的想法,我已经退了一步,你看牛仙客的事迹,比张守硅还突出,我给他的奖赏也比张守硅当时的小,你张九龄总不会不同意吧。就跟张九龄说,牛仙客事迹先进,事实突出,让他当尚书吧。可是没想到又被张九龄驳回来了,张九龄说,尚书是什么人当的,或是退职的宰相,或是素来德高望重的大臣才能当的。

     这牛仙客就是西北边疆的将军,哪能当尚书啊,让他当尚书,那不是显得我们国家无人才,不是贻笑大方吗?唐玄宗一听,郁闷啊,我退一步你倒来劲了。可是尊重宰相是他一贯的立场,也是他亲手订立的政治原则。他还得忍气吞声与张九龄商量,说既然尚书不能给他当,那能不能给他实封啊,就是给他封爵,再给他几百户的封户,这不既有经济利益又有政治荣誉了吗。这样行吗?没想到张九龄丝毫不给面子,又驳了回来。张九龄说,实封是什么,那是用来赏识有功之臣的。牛仙客作为边防将军,充实仓库,修备武器,这是他的本职工作,根本就谈不上什么功劳。陛下你如果觉得他本职工作做得好,赏他一些钱就够了。至于实封,我看没必要。唐玄宗一看,自己的提案屡屡受挫,气得脸都青了,怒气冲冲,早早宣布退朝。张九龄还是大遥大摆的出去了。李林甫又留下来了,跟唐玄宗讲,这牛仙客我看是位人才,别说当尚书,就是当宰相也绰绰有余,陛下别听张九龄的。他是一书生,不识大体。唐玄宗一听,眼睛都亮了,他本来以为李林甫是一位办事的人才,从来没有想过他能在大事上拿出主意,现在李林甫居然跟自己的想法一致。唐玄宗对李林甫刮目相看,同时有了宰相的支持,他觉得自己的底气也足了,原本看张九龄反对,都想打算放弃这件事了,现在居然有李林甫的支持。

     第二天上朝,唐玄宗又把这件事提出来,还是说想让牛仙客实封。当然,张九龄又一次驳回了唐玄宗的提议。这唐玄宗很生气,就质问张九龄,说天下事都依着你才行吗?一个皇帝对宰相说出这样的话,这是一句有很严重的话,是指责宰相专权。这时张九龄应该怎么办?张九龄就跪在地上说,陛下,你既然任用我当宰相,那我就应该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别看人是跪在地上,但说话的强硬度一点也没有改变。眼看张九龄屡次三番不给自己面子,唐玄宗也是动了真气,就问张九龄,你嫌人家牛仙客出身不好,你自己又有什么好出身。张九龄一看,皇帝连人身攻击都用上了,那他也硬碰硬吧,说我是岭南草民出身,确实比不上牛仙客堂堂的中原人士,但是我出入朝廷,掌管诏命这么多年,而牛仙客只不过是边疆小吏出身,大字不识几个,他能跟我比吗?俩人又吵得不欢而散了。唐玄宗退朝了,张九龄出去了,李林甫对着空气说了句话,一个人主要有才力,有能力就行,何必一定要听那些满腹经纶的书呆子,皇帝想用谁就是谁呗,干嘛时时处处都听别人呢?这话声音不大不小,刚好能灌到皇帝耳朵里。唐玄宗听过李林甫这话以后,怎么反应呢?没过几天,他就赐牛仙客为陇西县公,食实封三百户。等于这件事上,皇帝不再听张九龄的了。

  画外音:本来张九龄的矫情和固执,已经让唐玄宗大伤脑筋,再加上“还都事件”和“牛仙客事件”,他一点也不给皇帝面子,更是惹怒了唐玄宗。唐玄宗对张九龄的厌恶,越来越强烈,相反,对善解人意的李林甫,印象越来越好。那么面对这尴尬的状况,张九龄有没有有所收敛呢?他有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呢?

  蒙曼:随着牛仙客的任命,张九龄和李林甫在唐玄宗的心目中的位置也就变了。本来唐玄宗高看张九龄,希望他能领导李林甫,现在两个人的位置颠倒过来了,两个人的表现不一样啊。一个是目中无人,一个是善解人意,一个是专横跋扈,一个是体谅顺从。你能怪人家逐渐喜欢李林甫而不是张九龄吗?

  事情发展到这地步,张九龄也看出李林甫的厉害了,本来张九龄是瞧不起李林甫的,当年他跟李林甫一块任命当宰相时,曾经有一次,唐玄宗请他们一块吃饭,唐就随便指着前面的鱼池说,金鱼真可爱。然后李林甫在旁边接了一句,全赖陛下恩波所养。张九龄就看不起这种巴结的人,就说,陛下身边的人就跟池子里的金鱼一样,中看不中用罢了。可是现在看看,人家李林甫是不是只知道摇尾巴的金鱼啊?不是。那简直就是一个盘旋在苍天之上随时俯冲下来抓猎物的老鹰啊。有这么个老鹰盯着自己,张九龄能不害怕吗?他也不想那么快就放弃自己宰相的位置。那怎么办?这时候张九龄终于向李林甫妥协了,低下了高贵的头颅,要跟李林甫和好。怎么表现这种妥协心情呢?张九龄不是文人吗?他就写了一首诗叫《归燕诗》寄给李林甫。诗中写到“海燕虽微渺,乘春亦暂来,岂知泥滓贱,只见玉堂开,绣户时时入,华堂几时回,无心与物竞,鹰隼莫相猜”。他说我就好比那只小燕子,看见人家门户打开,我也想进来多待几天,没想与人家竞争,老鹰你不要猜忌我。自比作可怜的小燕子,把李林甫比作老鹰,希望李林甫不要打击他。那李林甫看过这首诗后,会不会放过张九龄呢?李林甫可不是那种心慈手软,优柔寡断的人,他看了诗后,心里想,晚喽。很快,李林甫又对张九龄出招了,并且这一招绝对是一记重拳。

  画外音:张九龄看到李林甫的厉害,他终于低下头颅,向人家妥协。而李林甫盯着首席宰相的位置已经很久了。他怎么会放过张九龄呢?再说,张九龄也好,张九龄的朋友也罢,并没有真的吸取教训,还是那么才子气十足。很快,李林甫又抓住了他们的把柄,向张九龄打出一记重拳。这是什么回事呢?

  蒙曼:这件事叫“严挺之事件”。因为是张九龄的朋友严挺之惑的祸。张九龄和李林甫两人都是明争暗斗,都想尽办法把自己的人拉进朝廷,加强已方的力量。有句话说得好“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”。李林甫拉拢的人叫萧炅,跟他一样,也是没有文化。张九龄拉拢的人叫严挺之,是个才子。萧炅和严挺之都在朝廷里工作,有一天,有一同僚家有喜事,他们俩都去送礼,就在这同僚家碰上了,就在等吃饭的工夫,萧炅就在那乱翻书,翻了一本《礼记》。这书在唐朝是知识分子必读之书,当时很多人都能背得滚瓜烂熟。可萧炅不是知识分子,没怎么看过这本书,他这人阅读习惯很不好,一般人看书是默读,他看书而是读出声,一出声就错了,“伏猎”念完自己也不明白,难道是埋伏起来去打猎。旁边的严挺之听到了差点笑出声来。怎么回事,是他念错字了,《礼记》里写的不是“伏猎”而是“伏腊”,“伏”是“伏天”的“伏”,“腊:”是“腊月”的“腊”,是“伏日”与“腊日”,是两个节日,它不是埋伏起来去打猎。可严挺之是个才子,才子就轻狂,他自己笑一笑还觉得不够,还想逗大伙笑一笑,于是对萧炅讲,说萧相公,刚才你说什么?我没听清楚,萧炅说刚才我说“伏猎”,是不是埋伏起来去打猎。这时周围的人都听到了,哄堂大笑。这还不算,严挺之回去后就把这事跟张九龄汇报,说我们朝廷已经有一个“弄獐宰相”了,不能再来一个“伏猎侍郎”,这人还能在朝廷里混吗?那张九龄在这个问题上和严挺之想法完全一致。没过多久,他就把萧炅打发到地方当刺史去了。

  你想萧炅是李林甫的人,你打发萧炅去,李林甫能高兴吗?有一句话说得好“兔死狐悲”,物伤其类,李林甫和萧炅一样都没文化,你这样残酷地促弄萧炅,你就不怕李林甫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?李林甫是没文化,是能屈能伸,但是绝没有意味作他没有自尊心。相反,他的自尊心相当强烈,只不过他把怒火压在心里摆了。对这样心机深沉的人,得罪一次就够你受半辈子了。没想到严挺之居然还得罪他第二次。当时唐玄宗就看重边功,整天想提拔张守硅、牛仙客他们这一类人。张九龄觉得这情况挺可怕的,就想赶快把严挺之也拉到宰相上,加强文学一派的力量。他也知道,当时李林甫正当红,要任命谁当宰相,得过李林甫这一关。那么他就好心去提醒严挺之,说李相公现在在皇帝面前很得宠,你最好去拜访他一下,别说他帮你的忙,他就是不作梗,你以后都会顺利得多。可是严挺之比张九龄还傲慢,说李林甫这样的人,让我去拜访他,门都没有,我宁可不当宰相,也绝不登他们家的大门。这话又传到李林甫的耳朵里,又把他气得七窍生烟。他想,我不收拾收拾严挺之,我誓不为人。

  就在开元24年11月,一件普普通通的剌史贪污案,李林甫终于抓到了严挺之的把柄。当时有刺史姓王,有人揭发他贪污受贿,经立案调查,果然,实有其事,那就要治罪了。他王刺史也是他们王家的顶梁柱,柱子一倒,家里在老小怎么办?这时候王刺史的太太就出来积极营救丈夫。她就去找严挺之,因为王太太就是严挺之的前妻。她原是严挺之的结尾夫妻,后来由于感情不和离婚了,又嫁给了王刺史,彼此之间很长时间没来往了。可是现在危难时刻,你不找严挺之找谁?所以王太太就找到严挺之帮忙,请求他念念之前夫妻的情份上,帮他们家王刺史。严挺之挺为难的,帮还是不帮?帮吧,这王刺史确实是贪污受贿,证据都在那摆着,不好说话。不帮吗,人家前妻落难了找到你,你这时候不管,显得太小气了,想来想去,最后严挺之心目中的英雄主义还是占了上风,决定帮。那就开始为王刺史活动。人家李林甫早就盯上你严挺之了,你居然为一个贪污犯上窜下跳。李林甫马上派一个人到唐玄宗那去告密,说严挺之徇私枉法。唐玄宗接到举报,又得跟宰相商量,把宰相找来开会,当着张九龄和李林甫的面把举报信念了一遍,怎么处理?张九龄这时应该怎么办,聪明的做法应该赶紧与严挺之脱清关系,说这件事是严挺之的问题,我不知道他居然会这样做,朝廷里有王法,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,同时检讨一下自己失察的责任,我过去不知道严挺之是这样的人。这样才可能保住自己。可是张九龄就像历史上的姚崇、张说等那些比较强势的宰相,太喜欢保护自己的人了。

  皇帝把这事说出来,他本能地就为严挺之辩护,说严挺之跟这件事情有什么关系,说严挺之徇私,我不能理解,不就因为王剌史的妻子是严挺之的前妻吗,两人都离婚了,还会有什么私情,所以我不认为在这里有什么徇私的问题。唐玄宗一听,离婚了就没有私情,打死我也不相信。在我看来,不是严挺之有没有私情,而是你张九龄有没有私心吧。于是对张九龄说了一句“虽离乃复有私”。这话听起来轻飘飘的,与张九龄也没什么关系,可是却是一句极重极重的话,重就重在这“私”字上。本来张九龄一再得罪唐玄宗,唐玄宗一次又一次地容忍了他,就是因为唐玄宗认为他一心为公,所有顶撞都是公心,从来没有私人方面的考虑。可现在从张九龄包庇严挺之这件事来看,他看到了张九龄徇私这一面,这徇私再往前走一步就是朋党。历朝历代,皇帝最为讨厌臣子结为朋党。到这一步,案子发生了戏剧性变化,本来是一件普通的剌史贪污案,因为李林甫的告状,变成了严挺之的徇私案,经过朝廷的辩论,结果就变成了张九龄结朋党。一个宰相,一旦涉及结党,也就宣布他的政治生命的结束。第二天,唐玄宗下诏,张九龄因为结党,罢免宰相之职,空出中书令岗位,由李林甫充任。

  可是张九龄虽然罢相了,毕竟还留在朝廷里,他只要在朝廷里一天,李林甫就觉得心里不踏实,怎么办?宜将剩勇追穷寇吧。李林甫继续把这朋党做深做大,最后终于在开元25年4月,把张九龄赶出朝廷,贬到荆州去当长史去了。到此,宰相张九龄与李林甫斗法,以李林甫完胜,张九龄完败告终。

  画外音:在板倒张九龄过程中,李林甫始终处在暗处,从来不和张九龄发生下面冲突,但处处都能攻其要害。开元时期最后一位贤相就这样被贬出朝廷了。张九龄才高八斗,最后却败在一个白字先生手下,这有些让人不解。在蒙曼老师看来,李林甫为什么能板倒张九龄呢?是什么帮助了他?

  蒙曼:我们知道结果了,就来分析一下。张九龄才华横溢,怎么就斗不过李林甫一个白字先生。第一个原因,就是李林甫政治手腕比张九龄高明。他与张九龄斗法,也就是三大战役,他从来就没有没过正面斗争,每次总将是张九龄跳出来,与皇帝斗,而李林甫躲在幕后,静观事态的发展,直到关键时候,就悄悄出来帮皇帝一把。就是私下讲一些话、表一下态。他这种私下帮忙,可太让唐玄宗喜欢了,唐玄宗觉得李林甫就是一个胆小的、顺从的、得力的帮手。哪一个专制帝王不喜欢这样的宰相。可是唐玄宗觉得李林甫好,李林甫也把唐玄宗给利用了。过去都是两个臣子斗争,皇帝得利,这次是君臣相争,李林甫得利。李林甫都把皇帝当枪使了,皇帝还觉得他是个好人,你能说他政治手腕不高明吗?相反,张九龄在这个问题上就差远了,张九龄是个自负、固执、急躁的人,自负就意味着他永远觉得自己正确;固执就意味着他永远要求别人听自己的;急躁意味着一言不和,拔刀相向,而且事大事小,想吵就吵。这样的性格,当自由职业可以,你是宰相,是跟人打交道的,跟皇帝打交道的,这样行吗?你能怪李林甫最后以柔克刚吗?

  第二原因,李林甫比张九龄更务实。张九龄是一个志向远大,为人清高的人,但是身上才子气太重,他觉得文才高于一切,其他一切才能都一钱不值。可是在当时社会复杂化的情况下,无论是军功还是实际吏干,需要的是越来越加强的。而张九龄也好,张九龄所赏识的那些才子也好,他们是既不愿意正视这些问题,也不擅长解决这些问题。举个例子,张九龄刚当上宰相 时,唐朝在闹钱荒,就是市场上钱不够用。皇帝当然得找宰相商量,张九龄一听说钱不够用,那好办,就让老百姓都来铸钱好了。大家都来铸钱,钱多了不就够用了吗。这个主意好不好?这简直是个荒谬,因铸钱量多少要和流通量多少成正比才行,如果不根据需要随便滥铸钱,那不是人为的搞乱市场,搞乱通货吗?再说你让老百姓铸钱,谁都能铸得起钱吗?一般农民有能力铸钱吗?不可能。只有大地主、大富商才有能力去铸钱,他们本来势力就够大了,你又把铸钱这个本来能够左右国家命脉的事情交给他们,你不怕他们势力再发展,皇帝控制不了,达到造反的程度吗?张九龄提出这么一个馊主意,意味着他实际工作能力是有欠缺的,这不仅是张九龄的问题,也是那一代才子的问题。他们过于重视文学才华。相反,李林甫就不一样了,李林甫也好,李林甫所赏识的人也好,都是从实际工作中历练成长起来的,他们也许文才不高,也谈不上什么政治理想,但是他们能办事,他们解决实际事情的能力强。

  本来一个朝廷想要好之话,理想和务实应该是并重的,可是理想派和务实派不能互相兼容,考虑来考虑去,唐玄宗最后还是选择了李林甫这一类实干派,因为他当时面对的现实问题实现太多了。

  第三个原因,开元中期唐玄宗逐渐走向昏聩。本来一个政府要良性发展是需要容忍不同意见的。开元盛世能够到来,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勇于纳谏、善于纳谏这样的政治风范。比方说开元前期,宋璟也没少跟唐玄宗提意见,那时候唐玄宗是把这些意见贴在御座旁边,提醒自己随时注意。即使是韩休时代,唐玄宗还是能够说出来“吾貌虽瘦,天下必肥”这样经典名句。可是随着唐玄宗年龄越来越大,统治时间越来越长,他就越来越自满,越来越懈怠,也越来越听不进不同意见,在这种精神状态下,他看见耿直刚正的张九龄就厌烦,看见柔顺谨慎的李林甫就高兴,不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吗?

  随着开元24年张九龄的罢相,开元中期结束了。《资治通鉴》在总结开元年间政治的时候,曾经说过一段话,非常有名“上即位以来,所用之相,姚崇尚通,宋璟尚法,张嘉贞尚吏,张说尚文,李元纮杜*尚俭,韩休张九龄尚直,各其所长也”。唐玄宗上任以来,所任用的宰相,姚崇崇尚变通,宋璟崇尚法制,张嘉贞崇尚吏汉,张说崇尚文学,李元纮和杜*崇尚勤俭,韩休张九龄崇尚耿直,这些人各有所长,他们虽然各自有各自的问题,但是总的来说,都是正人君子,都是有作为的政治家。这些人在唐玄宗的精心安排调度之下,扬长避短,功成身退,共同缔造了辉煌灿烂的开元盛世。现在随着最后一位贤相张九龄离开政治舞台,再也看不到宰相们百花争放的局面了。因为铁腕人物李林甫已经登场,从此,他担任首席宰相长达16年之久。那么张九龄和李林甫的政治交替又会引发怎样的政治后果呢?

有你支持更精彩 点击表情自动回复:

楼主这帖子太美,太漂亮了,顶,献花一朵.......!
看到楼主的这个帖子,我明白一定要低调.......!
哇,楼主你真是太给力了,这样的帖子都能找得到,佩服!
问候七喜乐园的朋友们,报个到并祝朋友们安康如意,永远开开心心!
楼主辛苦了,这帖子我很喜欢,找了很久,拿去收藏了,谢谢朋友啦!
这帖子真的让人感觉很舒服,我超喜欢,楼主真是太给力了!
超极囧囧的帖子,楼主你太雷了,真正把我给OUT了!
好贴
低调
给力
报到
收藏
喜欢
囧人

TOP

返回列表